韩旭:从环球女孩到浪尖上的勇者

  • 时间:
  • 浏览:909
  • 来源:admin
衡水二中录取分数线

  韩旭 从环球女孩到浪尖上的勇者


2019年在怒江(萨尔温河)高黎贡山徒步。

  2019年6月初,在第四届成都河流文化节的两个活动会场,来了一位一口京腔的分享嘉宾,韩旭,她有一个很成都的外号,叫“熊猫”。演讲舞台上,她的身份是漂流爱好者,也是中国首个国家公园“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建设推动者。
  身材娇小,一身运动装扮,背着一个似乎装着全世界的户外双肩包在城市里游走,却明眼看得出她的“户籍”并不属于城市。
  韩旭没有慷慨激昂的演说,也没有逗笑众人的幽默,演讲台上的她更多时候是抱着双手,与观众一起静静地看她带来的漂流影片。当坐下来听她说起自己的故事,空气才开始热闹。
  原来,野蛮的基因,全隐藏在她乖巧的外表之下了。

27岁女孩
获选免费环游世界

  关于她的故事,还得从9年前说起。
  2010年,舆论正笼罩在电影《2012》对世界末日的灾难谶语之下,全球变暖、物种灭绝等环境议题达到了全民关注的空前热度。
  那时候博客盛行,微信还未诞生,雅虎推出“环球80天”大型公益环保活动,在全国选拔8个幸运儿,80天环游4大洲10个国家,亲历地球的美丽与疮痍,通过他们的视角促进人们对于环境保护的深度认识。
  把凡尔纳150年前的构想变为现实,这本身就有圆梦的味道。对于能通过海选出来的幸运儿来说,这无疑是人生中极为难得的美妙之旅。招募一出,迅速收到了全国四万多人的报名申请。
  北京,众多高楼里的一格工位上,27岁女孩儿韩旭也收到了来自雅虎邮箱的群发“英雄帖”。
  人生的前27年,韩旭过着再普通不过的平凡生活。按部就班读书,听从父母安排到师范大学念英语专业,毕业进企业做行政。“我几乎没做什么自己的选择。”
  双子座有着天生不可抑制的探索欲和好奇心,在工作填满不了她的时间也满足不了她的价值感的时候,她接触了很多环保公益工作,用她的话来说,“捡捡垃圾,保护保护熊猫,拍拍照片儿。”但她始终觉得自己的生活状态并不能让自己满意,直到她打开这一封邮件。
  “这就是我的梦想好么!”9年后的今天,聊到当时的心情,她依然十分雀跃。
  得益于参加环保公益活动积累了大量素材,她用最快的速度提交了报名材料,仿佛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等待这一个神奇时刻。
  长达三个月的评比,参赛者必须每天更新博客并拉人投票,她一下被卷入一场大型选秀PK狂潮。
  “(参赛的)有出书的,有漫画家,有已经很知名的摄影师……互相抱团儿拉票的也有,用软件刷票的也有,说有黑幕劝我放弃的也有,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也有。”没有任何背景也不会包装自己的韩旭,第一周就有了放弃的念头。
  令她意外的是,她竟然收到了来自雅虎主编的私信,跟她说结果不重要,他们喜欢她的照片。偶然地,她发现妈妈为了给她投票,学着自己鼓捣电脑注册邮箱,这也是她决定坚持下去的理由。
  现在,回想当年自己被选中的原因,韩旭认为,自己和其他7个人比起来除了有扎实的环保经历,其他都不占优势,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她“不出头”和“认真”的性格。
  她有多认真呢?“环球80天”临行前,她辞职去支教了。她报名“秦岭青年使者”项目,走进山区边支教边做乡村调研保护秦岭野生大熊猫栖息地。从小生活在城市的她,为了锻炼自己的适应能力,特意选择了条件艰苦的秦岭。
  后来,在环球旅行的80天中,每一天她都带着“肩负4万人梦想”的责任感认真地工作,白天拍照,晚上选片修片和码字,同行的是Discovery探索频道和国家地理杂志的专业摄影师。
  从非洲走到欧洲,从大陆走到海岛,她学习了许多有关垃圾分类、野生动物保护以及国家公园建设的知识,也看到了全球环境发展的巨大鸿沟。
  在马尔代夫,她看到当地的居民为了保存自己的生存之地不眠不休地挖沙堆和填土;在埃及环保官员的办公室里,她看到老鼠就在脚下跑,老猫在后面追;而在芬兰,技术已经发展到垃圾丢进垃圾桶可以直接进行处理埋到地下……韩旭认为,这些发展表象背后最大的差距其实是人的意识,是教育的差距。她把所见所感,都发表在了自己的博客上。

第一次漂流
濒临死亡的极端体验

  环球旅行归来,韩旭回到原来的公司上班,而当时的感受是“野惯了,根本坐不住”。
  工作虽然薪资丰厚,但给不了她价值感,金钱和自由拉扯着她。直到2014年,她在北京一个纪录片放映分享会做志愿者,认识了漂流达人美国人文大川。
  文大川16岁时跟随父亲在上世纪80年代来到中国金沙江漂流,作为他的“成人礼”,那时候他已经是全美青少年皮划艇的亚军。在中国,文大川认识了一群也想要漂流却不懂技术的中国朋友,于是他决定留在中国,并创办了“漂流中国”。
  韩旭在漂流中国做了短期志愿者后,约定跟文大川去美国体验一次漂流。
  然而,命运好像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去美国前,韩旭的人生突然发生了许多变故:母亲突然得了重病;与男朋友分手;公司面临亏损和转型,跟老板起了大的冲突,不仅愤然离了职,还在过程中弄丢了身份证和护照。
  “我当时哭傻了,我妈病了,失恋了,工作没了,护照又丢了,机票浪费了,去不了美国了,我真是失无可失了。”
  就在预定行程的前两天,小区门口贴了张字条:“韩旭,你的包在我这儿”,感觉是老天爷给她打开了一扇门,幸运地找回自己的证件。
  那次是她第一次真正接触漂流,河流差点杀了她。
  第一次下水,由于太兴奋,没有做充分的沟通,她就和文大川还有美国同事一人一艘橡皮艇下了河。开始还算顺利。“你看河流就是这样,当你刚要开始瑟的时候,它一定会给你上一课。”看起来风平浪静的水面,水下常有汹涌的暗流,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头已经在水底了。
  漂流者在进入河流的时候,会被橡皮艇围裙牢牢连在艇上防止进水。但是下水之前没有人跟她说过怎么解开这个围裙,她更不会爱斯基摩翻滚,让自己重新翻回水面。
  她挣扎着把头抬出水面的半秒钟里,看见周围已经没人了,然后她再次被扣回水底。缺氧、恐慌、徒劳地试图解开围裙,她睁大了眼睛,只能看见仿佛在讪笑的水草和气泡。
  潜意识的求生欲,让她突然想起大川似乎说过,围裙的把手要往前推一下才能拔开,一番尝试后,救生衣马上带她浮出水面。濒临死亡的极度紧张造成了她的胃痉挛,但被冲到岸边的瞬间,她开心地大笑起来:“我又活啦!”
  这次冒险过后,她彻底爱上了河流带来的失控感,以前按部就班、压抑束缚的生活,绝对不能继续了。“我纠结了那么久,直到把自己逼到边缘才敢迈出第一步,之后,我发现一切其实没那么难。”

为了“漂流中国”
长期往返北京和三江源

  韩旭骨子里就有冒险因子,她也说不上为什么,反正就是不怕死,贼大胆。当年在“环球80天”的肯尼亚站,她们夜宿在没有围墙的荒野,晚上9点以后就开始宵禁。为了给自己找一些独立的精神空间,韩旭带着手机在宵禁后悄悄出门了。远处的马赛人看见她的手机亮光赶了过来,跟她说昨晚这个时候,就在这个地方,树上蹿下来一头花豹咬死了一头羚羊。韩旭听完直接吓傻了,感觉头上方正蹲着一头花豹时刻准备俯冲,完全迈不开步子的她,是被马赛人推着回到营地的。可是第二天晚上,她实在忍不住,又去了那个地方。回忆起那段经历,她笑着说,“我应该是有病吧!”
  “要说80天带给了我什么,其实我真不觉得那段经历多么重要,它不过是让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人,然后让我更加明确我不是什么样的人,以及我不想要什么。”韩旭说,对她影响最深刻的,反而是秦岭之行。在秦岭,她遇上特大泥石流,跟孩子们困在山里,从吃馒头咸菜到只有馒头,第一次真正改变了她的生活状态,也是在那个时候,跟山里的孩子们在一起,她深刻体会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成长环境和个性,让她在之后的人生旅途中,学会减少对人进行好与坏的简单评判。
  如今,韩旭在“漂流中国”做的事情,算是一种自然的“唤醒”。
  有特别要强的父亲,不满意自己孩子在户外表现出来的软弱,带着孩子来磨练胆量;有在都市生活惯了的富二代,觉得漂流的花费还不如买个包……在漂流过后,他们都有了转变。到了河里,河流就是唯一的法则,爸爸可以不是爸爸,孩子可以不是孩子,标签全部丢掉。在河流面前,每个人都可以是别人的老师,物质变得没那么重要,当这些东西内化到每个参与者的心里并回馈到他们日常的生活中时,她觉得目的就达到了。
  “这些好的感受都是河流给的。”韩旭现在的生活状态是,往返于北京和怒江以及三江源的河流中,她的时间是按“可漂流”和“不可漂流”来划分的。
  9年前“环球80天”结束后,同行者都成为大V,她也收到来自央视等各方节目的邀约,她却给自己降温,维持自己的草根属性。她依然是那个“认真”的韩旭,就像9年前做保护大熊猫志愿者时,穿着不露脸的熊猫玩偶服装跟孩子们合影,她的脸上也永远挂着最灿烂的笑容。正如她的微信签名写到的那样:“不多做无谓的思考不增添无谓的关系孤独而忘情地度日”。

□熊惠洁/文韩旭/图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3004459457@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